心满意足吃着白食的日子似乎过得很快,一眨眼,秋意渐凉,武城炎热的夏季总算是过去了。

  午后慵懒的阳光恣意洒落在窗外晃动的枝桠上,在房间里投射出斑驳的光影,偶尔几声清脆的雀鸟欢鸣,和风透过半敞的窗户轻拂进室内,空气中一派的静谧安详。

  这般时段,本该是闲散的下午茶时光,然而,卧床修养的伤患也不见得能够偷得浮生半日闲。

  冷枭绝自中午吃完夜清悠送来的骨头煲后,就一直靠在床头处理冷门的文件。

  此时,最后一份文件批完,白允奕才上前,向冷枭绝报备冷氏集团的一些最新动态。

  “当家,昨天夜氏集团总裁夜乔墨联系上我,夜氏有意与冷氏在it产业方面进行长期合作,联合双方的实力与技术开发出更为符合国际市场需求的新产品,所得利益按付出分成。”

  白允奕白皙温润的脸庞惯常地浅笑着,微眯的眸中有着对夜乔墨的赞赏。

  在白道上,这夜氏集团也是赫赫有名的,旗下产业涉及方方面面,产品更是热卖全球。

  而这夜乔墨也确确实实是号人物,同当家一般的年纪却已是知名全球的夜氏集团总裁,更是同当家一般,也是十几岁就创立了夜氏,只是当时当家或多或少有动用到黑道势力的背景作为支撑,而这夜乔墨则完完全全是白手起家。

  虽然总体来说如今在美国是冷氏集团一家独大,可夜氏集团也是潜力无限不可小觑,夜氏集团旗下的某些产业做得甚至比冷氏还要成功。

  要说放眼这美国,能让冷氏另眼相待的,也确实只有夜氏集团了。

  “这夜乔墨果真不可小觑!”竟跟他想一块儿去了。冷枭绝唇角微扬,狭长的凤目幽光闪烁。

  冷氏的it产业,产品主要是偏向于高端,而夜氏则走的是中端路线,双方产品在全球都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,也并无矛盾之处。

  只是,这双方产品的弊端都很明显。

  冷氏的产品虽精美华贵,但价也高,消费群体偏少且固定;而夜氏的产品,虽物好价优,消费群体众多,但品牌知名度却是不够,产品也不够精致,两家的产品可持续发展性都不强。

  而如今夜乔墨的这项提议,明显和他打着一样的算盘。

  夜氏借助冷氏的品牌和部分高端技术,而冷氏借助夜氏所独有的物好价优的中端专利技术,实现产品的优化,而不用过多增加成本,然后这款更为符合大众口味的新产品以两家的名义联合推出,他们之间的交易,也只限于新产品之上,与各自原来产品的市场份额都无关。

  而且可以预见,如果这款中等偏高物优价美的新产品一旦推出,那么两家就能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,也比空放在那让别人夺了去要好。

  要知道,在日新月异的it产业,异军突起是常有的事,有时候能够比别人先洞察先机,就是持续成功的保证。

  他原本还想着这趟武城之行后就回美国找夜乔墨谈合作的事情,谁知他受伤一事耽误了行程,更没想到,夜乔墨竟不谋而合地给了他一个惊喜。

  如此看来,这夜乔墨确实脑子不错,互利共赢,以后冷氏和夜氏倒是可以多些合作。

  “允奕,合作的事情告知盈玥让她和夜乔墨进行详细的商谈,然后后期事宜由你继续跟进。”冷枭绝几乎不作思考就对此事进行了安排。

  盈玥也是很有经商天赋的,这冷氏集团的总经理一职可不是什么沾亲带故的挂名而已,由她去磋商,冷氏准吃不了亏。

  白允奕难得挑眉,虽说这合作在他看来应该不成问题,但是当家这想都不想就答应,实在不像当家的风格,除非……

  白允奕眸子陡然一亮,继而生出一抹了然来,原来当家早有此打算!

  “好的,当家,我这就去通知盈玥。”

  白允奕刚走不久,劳伦斯就带来了消息。

  “当家,有结果了。”劳伦斯俊逸的面庞一片神情严肃。

  没错,今天正是冷枭绝规定的必须查出两起车祸事故真相的日子。

  冷枭绝鹰眸闪过一抹犀利的寒光:“说。”

  “当家猜的没错,洪倩茹与煞铭威往来频繁,是煞铭威的众多情妇之一,只是他俩都很小心,已经陈仓暗渡好几年而不被外人所知。洪倩茹是知道当家会赛车的,是她透露了消息,而煞铭威抓住了机会,于是煞世青堂堂主煞井度早早就针对当家会上场比赛而想好了陷阱,就等着我们来武城并接受赛车赌局。”

  劳伦斯有些后怕,这煞井度看来很了解当家的作风。

  幸亏当家没出什么大事,要不然一百个洪倩茹都不够冷门弟兄泄愤的!

  而且……

  “当家,在调查这次车祸事件的时候,我们在煞世的探子顺藤摸瓜,查到了之前洪倩茹正是从煞铭威那拿来的媚药。”

  洪倩茹!

  冷枭绝阴寒着脸,沉声吩咐道:“传令下去,冷氏解雇洪倩茹,永不再录用,以后冷宅也不准洪倩茹再踏入半步!告诉家里那边我回去再跟他们解释。还有洪宇波,让允奕和盈玥在工作上多留意他。”

  这洪倩茹既是煞铭威的情妇,冷门就再容不得她!

  给他下药,还向煞世透露他的消息,看在她父亲的面上,这次就只是逐出冷氏,再出什么乱子,他绝不再手下留情!

  至于洪宇波,他毕竟曾经救过父亲,也算是有才干的人,只要他没有对冷氏不利的行为发生,自是可以继续在冷氏任他的副总经理。

  “是,当家。”劳伦斯应道,只是碧眸里却满是沉重和严肃。

  那辆被撞毁的布加迪威龙不断地在他脑海里闪现着,他几乎可以想象当家当时经历了怎样的惊险。

  差一点当家就被害死在赛道上了!劳伦斯握拳的双手一阵颤抖。

  病房里,气氛有些沉默。

欢迎大家访问:木耳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rpxs.com/book/59529/25/